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滨海时报】茱莉亚旋风登陆津门

发布日期:2019-11-15 点击量:27 来源:滨海时报 分享到:


滨海时报2019年11月15日第05版报道:

正在加速建设中的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记者 贾成龙 摄

纽约茱莉亚学院常务副院长亚当·迈尔(左)

音乐家们进行展示性表演

纪尧姆·苏特(左二)与乐团一起演出

何为(左上)与乐团一起演出

茱莉亚弦乐四重奏大师课

■ 时报记者 王晶 报道

4年前,天津茱莉亚学院落户滨海新区于家堡的消息引发了全球古典音乐界的关注,作为纽约茱莉亚学院建校110年来的首个海外分校,天津分校是茱莉亚学院在亚洲全方位拓展的重要里程碑,但在距离纽约万里之遥的渤海之滨,天津茱莉亚能否延续茱莉亚“音乐界哈佛”的金字招牌?

随着今年9月预科课程的顺利开学,天津茱莉亚一系列的“高能输出”可谓频频“霸占头条”,从“象牙塔”到社会大众,从音乐教育到公益服务,一股超强“茱莉亚旋风”正式登陆津门。

天津茱莉亚预科班

来自古典音乐的“叛逆”

“学琴的孩子是很苦的。”采访中,现任天津茱莉亚学院艺术总监兼学术院长何为曾经不止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学琴的孩子到底有多苦?周杰伦在《听妈妈的话》中也曾唱道:“为什么别人在那看漫画,我却在学画画,对着钢琴说话……”作为国际顶级的音乐学院,天津茱莉亚带来的不仅是纽约的超豪华教师阵容,还有国际领先的音乐教育理念。

9月7日,天津茱莉亚学院大学预科班正式开学。所谓预科,就是为那些天赋出众、潜力十足且有志投身专业音乐演奏的8至18岁青少年提供音乐学院式的综合预科教育,并帮助他们系统做好进入中国及世界范围内顶尖音乐学院的准备。因为是天津茱莉亚迎来的第一批学生,所以对于格外优秀的生源,茱莉亚学院本着惜才的初衷将入学年龄放宽到了7岁。根据招生简章,预科课程在每周六开设,京津冀的生源因“近水楼台”承包了三分之二的生源名额,但也有不少执着的琴童为茱莉亚成为了“音乐小候鸟”,从香港、台湾、广州、成都、上海等地区,每周飞来学习,一些学生更顺势在天津安了家。

茱莉亚的周末课程到底有哪些独到之处?随着首批46位学生正式入学,茱莉亚的周末音乐派对也随之开启。之所以称之为“派对”,是因为相比中国绝大多数音乐附中提倡“吃得苦中苦”、以应试教育为导向的训练模式,茱莉亚的课程体系更倾向于帮助学生们从音乐中寻找快乐、激发灵感。在天津茱莉亚学院,大众比较熟悉的,如视唱练耳、室内乐、音乐理论、专业研讨课、音乐素养英文等自然都“安排上了”,但茱莉亚不走寻常路之处在于,给予了教师们极大的灵活空间。

小提琴家何为不仅承担着天津茱莉亚学院的管理工作,同样也是工作在教学一线的老师,而他即将在茱莉亚开设的一门课程就叫做《透过镜头“听”音乐》,课上他将通过一些摄影作品和现代派画作,带领学生打破知觉感官的局限,而这种把不同感官的感觉沟通起来、借助联想进行感觉转移的“通感”教学,无疑是在传统音乐教学外的大胆创新。类似的“新玩法”还有很多:让拉琴的孩子开嗓歌唱,比起借助乐器,人声的演唱其实是更为直接的宣泄方式;让弹钢琴、吹木管或铜管的孩子们客串一下指挥的工作,将自己的音乐激情全身心地尽情挥洒……

这种打破常规的“叛逆”之举显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开学虽然仅仅两个月,但来自学生们的反馈却让教师团队非常感动。教授小提琴及室内乐课程的纪尧姆·苏特是古典音乐界多个最高奖项与荣誉的获得者,并先后在巴黎城市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厄伯·阿博特音乐学院任教多年,苏特教授表示:“我传授给学生们的都是在舞台上或者录音时亲身确认过的经验,这让我的教学方法不断在进化和重建。同时,学生们也给我带来了技术和音乐的挑战,给我带来了新鲜感,并刺激我不断创新。”

作为世界知名的华裔小提琴演奏家,有着东方教育背景的何为也许比西方音乐环境熏陶下的老师更能理解中国孩子们的快乐。“说实在的,我小时候练琴不是很开心的,只有周末去少年宫的时候才能快乐些。但现在学生们每周六来并不是一早就关进琴房里练习,虽然每周六的课程都排得满满当当,有的甚至会上到晚上7点钟,但他们是那么开心,我就好像看到了当年去少年宫时的自己。”

“茱莉亚旋风”登陆记

2015年

天津茱莉亚学院确定落户滨海新区于家堡

2017年3月31日

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2019年5月26日

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主体全部完成

2019年9月7日

天津茱莉亚学院大学预科部正式开学

2019年9月16日

天津茱莉亚学院顾问委员会正式成立

2019年10月9日

由学院常驻教师团队组建的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正式成立

2019年10月11日

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在天津大剧院举办首场音乐会

2019年11月11日

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所有12间声学房间全部完成测试内容

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

“C位出道” 教学演出缺一不可

10月9日,由学院常驻教师团队组建的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正式成立,11日,便成功在天津大剧院举办首场音乐会。这支纯教师乐团成为天津茱莉亚学院的一张亮丽名片,自此正式“C位出道”。而这场在选曲上颇有“教学感”的演出能够获得市场的热烈反响,也足见学院教师阵容的强大。

在教师队伍中组建室内乐团是有传统的。在纽约茱莉亚学院,著名的茱莉亚弦乐四重奏自从1946年组建以来,足迹遍布全球,更将茱莉亚的声誉和教育理念带到了世界各地。而首演大获成功的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随后将前往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杭州大剧院、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等地巡演,明年还将到访韩国首尔、新加坡和美国纽约。

茱莉亚学院为何几十年来始终“霸占”全球音乐类院校顶端位置?学校在教师招募方面的必要条件就是,这位教师不仅应该是一位出色的教育者,更应曾以独奏家或室内乐演奏家的身份获得过大奖认可。纽约茱莉亚学院被视作“音乐界哈佛”,天津茱莉亚是纽约茱莉亚唯一一个海外分校,教师队伍的精英化是茱莉亚无需谦让的标签。天津茱莉亚学院的教师招聘工作自2017年开始面向全球展开,除了过硬的学术背景,现场演奏也是面试时必不可少的考察环节。最终,这些成就斐然的音乐家们齐聚天津,也让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出道即巅峰”,成为拥有一批世界上最优秀古典音乐家的“古典天团”。

组建乐团和定期演出,不仅是学院方面的传统,更是老师们的切实需求。中国俗语有云:“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保持高水平的教学状态其实与巅峰的演出状态并不矛盾,反而是相互促进的关系。纪尧姆·苏特就表示:“对我来说,能与天津茱莉亚学院这些高水平的音乐家们一起排练演出是一件乐事。相信我的同事们也都是这么想的,这是我们给未来学生们最好的自我介绍。”而身为学术院长的何为同样是室内乐团的成员,他曾在旧金山音乐学院担任小提琴教授长达17年,并担任弦乐系主任,天津茱莉亚学院从零起步的过程中也一直有着何为的身影,但繁忙的工作从未影响到他的练琴与演奏。事实上,教师们以室内乐团形式定期表演,也是课堂教学的延伸。在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的首次演出中,观众席中就有大量学生和家长在前排观摩。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除了带给观众强烈的感官体验,演奏中哪怕细微的调整和重建,都是表演对教师的绝佳反哺。

“室内乐”推广者

让高雅艺术真正回馈社会

如果说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的横空出世已经引发国内古典音乐界的震动,那么天津茱莉亚学院与天津大剧院日前携手打造的“首届天津室内乐音乐节”则堪称平地惊雷。在中国,室内乐往往作为交响乐的附属,比起欧美国家里多如牛毛的室内乐团,中国本土的室内乐团用何为的话说就是,“一个手不够用,但两个手加起来肯定够数了”。鉴于室内乐在中国如此尴尬的存在,创办一个室内乐音乐节自然是一个相当大胆的行为。

为什么天津茱莉亚学院对“室内乐”这一小众门类如此“痴迷”?事实上,“小众”只是中国音乐教育界对室内乐的“误解”,英国大提琴泰斗史蒂芬·伊瑟利斯先生作为本次音乐节开幕演出的表演者,对“室内乐”的重要性给出了权威的结论。他认为,室内乐是古典音乐的根本。

但为何在中国乐迷、中国古典音乐的教育从业者、琴童、学生家长看来,室内乐都可有可无呢?从中国乐迷的角度出发,世界著名交响乐团的表演是顶级大餐,绕梁三日,何其爽哉!而室内乐由于演奏的人数较少,如品小菜,虽不乏意趣,但尚未在中国乐迷中形成稳定的观众群。而对中国音乐教育的参与者而言,室内乐中蕴含的人文教育理念其实与功利化的应试教育指挥棒背道而驰,国际上室内乐大赛不仅少,而且影响力小,室内乐的训练需要投入很大精力和时间,同时要求团内成员高度配合和默契,确实不如“单兵作战”那样能够快出成绩。可以说,中国室内乐教育的缺位,并没有耽误中国在国际比赛上拿奖争光,但普及室内乐却是高雅艺术真正回馈社会、走向大众的必由之路。

天津茱莉亚学院对室内乐的推广是不遗余力的,除了参与主办此次室内乐音乐节,明年正式开学的音乐硕士课程中,室内乐表演也与管弦乐表演、钢琴艺术指导一并列入学院首先开始的三个专业。正如钢琴艺术指导专业瞄准了中国目前极度缺乏的为歌剧演员做专业指导的人才空白,室内乐表演专业则刷新了中国音乐高校在硕士专业方向上的认知,这也是“茱莉亚旋风”所到之处的又一次创新。

作为本次音乐节上的重头戏,纽约茱莉亚学院常务副院长亚当·迈尔此次携纽约茱莉亚弦乐四重奏来津共襄盛举,在与迈尔先生的闲聊中,他也兴致勃勃地对记者科普了美国的室内乐文化。据其介绍,美国的所有音乐院校都很重视室内乐的学习,纽约茱莉亚学院本科阶段的每个学期都安排了室内乐课程,学生想要拿到学分,需要接受老师8个小时的授课,还要进行一次演出。不过,学分显然不是学生们焦虑的痛点,因为学生本身很享受室内乐的学习,一个学生甚至会参加两到三个不同的室内乐组合。而室内乐在美国的良好群众基础正是源于其“社交性”和“可玩”这两大属性。“在美国,室内乐是很社交性的存在,医生、教师、律师中的音乐爱好者,经常组成室内乐团,参加很多非专业组的音乐比赛。人们通过室内乐结识朋友、举办派对,喝点小酒后就开始表演,并乐在其中。”迈尔告诉记者。

在中国,由于古典音乐的普及起步较晚,民众中能演奏乐器的人群比例远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这种情况下,天津茱莉亚学院可谓自觉肩负起了在中国推广室内乐的使命。

音乐从来不能在真空中发展,天津茱莉亚学院从师资到生源都是精英化的构成,但正如再好的演奏技术也要服务于音乐本身,而让音乐服务于社会,也是从纽约到天津,茱莉亚学院不改的目标之一。“天津这座城市每年有很多优秀的乐团前来演出,但他们的影响仅限于剧场。但学校是生根的,我们的学生不仅要把演出带到社区、敬老院、医院、公园,还会开设面向大众的大师课,把茱莉亚教师的资源、教育的资源分享给社会,我们想对社区产生持续的影响。”何为表示。

艺术品级建筑

期待大师入驻

走进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现场,画有学校效果图的大型展板一下子闯入记者视野。音乐厅、演奏厅、排演厅及黑盒剧场四个单体建筑,均为不规则多面体外形,形似四块巨石,深植新区这片拥有丰厚人文底蕴和艺术气质的土地上。单体之间经折线形五条大跨度连廊联结而成,连廊上下两层,连桥中设有音乐学院的教学工作室、练习室和教室。底层通透的“茱莉亚幻想”公共大厅为开放式共享空间,可为学生、教师、游客和附近居民提供聚会场所和活动平台。天津茱莉亚学院落成后将成为集表演、实践、研究、互动展览和公共服务于一体的文化中心,成为滨海新区的艺术地标。

项目现场,参建队伍们在各自的工作面上向着下一个节点目标努力。目前,项目主体已经完工,内部精装修正在有序进行。

“这个项目完成后肯定是个艺术品!”每天早上,谢自力到项目现场第一件事,就是仔仔细细对工地巡视一番,看着项目一天一天成长起来。作为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经理,这位曾操刀过国内许多标杆性建筑、拥有30多年资深经验的总工程师,感慨于天津茱莉亚学院项目在国内独一无二的声学高度和建筑品质。“与一般民用建筑和商业建筑不同,茱莉亚学院要求建筑艺术与声学技术紧密结合,学院内的每一寸界面都担负着艺术与声学的双重功能。”谢自力告诉记者,“该建筑必须满足噪声控制和隔震要求,项目允许的室内噪声级要控制在15分贝以下,而国内目前同类建筑标准最高控制为20分贝以下,如此高的要求尚属国内首例。”

“这里将来肯定会出很多的音乐家。”采访结束时,一位建筑工人仰望着天津茱莉亚学院楼顶,发出骄傲的感叹。记者 张文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